2013年初,一个小生命在我的身体里孕育发芽,我们全家怀着期盼、欣喜地心情等待着他的到来,12月初我分娩出一个可爱的男宝宝。当我还在为自己的坚强勇敢高兴时,产科医生把我老公叫进了产房,在他耳边说着什么,我立刻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恐慌,但他们都安慰我说孩子很好,很健康。在产科停留观察的时候,老公温柔的对我说,我给你说一件事情,你不要着急,孩子的左侧睾丸没有下降下来,还应该在腹腔内,不过,一岁之后会自己掉下来,不会有任何问题。当时的我还停留在生产的过程中,觉得只要平安就好,既然老公说没关系,我也就没在意。回到病房,住了几天后,我渐渐感到气氛不对头,因为我住的是私立妇产医院,没有儿科大夫,医院专门请来了一位儿科专家来我的病房,把宝宝带去客厅,在他的睾丸处摸来摸去,也有刻意向我隐瞒什么,待医生走后,我问家人,他们说没事,就是来看看。但是,我隐隐约约觉得妈妈好像眼圈很红。我悄悄拿起手机,一个人躲在被窝百度隐睾,这一看,把我吓坏了,我的心感觉被掏空一样。网上鱼龙混杂,说什么的都有,更有人说会影响生育。至此,我的整个月子就在百度和眼泪中度过,我一度难过的吃不下饭,但也只敢偷偷流泪,害怕家人看见。从此以后,我的天变成了灰色,每当看到别的小朋友,想起我的孩子我都偷偷落泪,多少个夜晚,我和老公无法入睡,我们一直期待着,期待着奇迹的发生,过一段时间就观察看看他的睾丸有没有落下来,时不时用手摸摸,也多次在当地大医院问诊。每当夏天来临,别的宝宝穿着开裆裤肆意嬉闹的时候,我总愿意给我的宝贝儿穿上厚厚的纸尿裤,害怕别人看到。害怕说三道四的闲言碎语。在通过问诊和查阅相关资料后,我们设定了一个期限,2岁之前如果没有落下来,就手术治疗。 今年7月份,我们鼓起勇气带孩子第一次去了我们省儿童医院,经过B超检查后,医生明确告诉我们,睾丸在腹股沟里,发育良好。这个消息无疑给我们带来一丝丝安慰,我们决定再给宝宝一些时间,看能不能有奇迹发生。

10月初,第二次B超显示,睾丸下降不明显,当地医生建议手术治疗,越早越好。我们不敢耽误,全家一起商量,很快,我们基本达成一致,带宝宝去最好的医院,请最好的专家做这台手术。其实在7月份的时候,我就我开始在网上查找相关专家,发现了和睦家的郑伟主任对小儿外科手术的一些文章,在细细拜读了几篇之后,我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告诉家人我已经选好了专家。第二天我便预约了郑主任的时间,和老公买票启程去北京。一路上我带着忐忑、憧憬和希望。见到郑主任后,他来办公室门口迎接我们,我看到他穿着中山装、带着眼镜,一脸笑咪咪的对着我点头,我顿时觉得我的选择无比正确,起码,我眼前这位大夫是那么善良、和蔼。落座后,老公开始详述宝宝的情况,虽然有些语无伦次,虽然有些紧张,但郑主任一直保持微笑的听着。老公话音刚落,郑大夫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小儿常见的情况,不必过分担心,通过手术完全可以治愈,对以后的生活也没有任何影响,郑主任简单的几句话,拨开了藏在我心中近2年的阴霾。郑教授向我们详细叙述了手术的过程和创面的形状,使我们对手术有了细致的了解,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即刻,我和老公预约了手术时间,回家接宝宝来京治疗。

第二次见到郑主任是一周以后,我们带着宝宝住在了医院附近的酒店里。宝宝一见到郑教授的助手穿着白大褂,立马大哭起来,郑主任立刻要求他脱下衣服,换成便装,我顿时鼻子酸了,感到他们和我们做父母的心一样一样的。说到这里,顺便插一句题外话,之前有朋友的孩子在三甲医院看病时,孩子因为看到白大褂的医生哭闹不止,无法进行正常检查,家长恳求医生能不能暂时脱掉衣服,但医生回话让人寒心: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脱,爱看不看,不看病就走!郑主任和他助手的行为,真的令我们很敬佩!看了孩子的情况后,郑主任觉得孩子的睾丸位置很低,如果按照传统做法,会有上、下两个伤口,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完全可以采用英国式的手术,只在阴囊褶皱部有一个小创口,以后长大,伤口是看不出来的。听了郑主任的建议,我们决定按照非传统的手术办法。这也使我们觉得郑主任技艺的精湛。

10月27日上午手术,我们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候,一个半小时后,郑主任打来了电话:手术完成了,很成功,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落下,看到窗外,北京连续多天的雾霾消散了,我的天空也放晴了。孩子回到病房,又睡着了,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伤口,有一些发红,郑主任用了特殊的医用胶水把伤口粘合,根本看不到像蜈蚣似的缝合线。下午4点,孩子睡醒了,一醒来就吵吵着要喝奶奶,我高兴极了,完全感不到孩子有任何的不适,下午郑主任来了,看了孩子情况说,完全不用住院,可以回酒店了。我们自己也觉得孩子吃的好、玩的好,真的超级开心,之前所有的顾虑我打消了,我甚至去买了几套玩具,在孩子疼痛难忍的时候拿出来,帮宝宝缓解一切不适,真的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我们欣喜若狂。

我们在附近的酒店整整住了一周,在这期间,宝宝并没有明显的不适,手术当天晚上没有用任何止痛药就安静的睡了,伤口一天比一天好,第三天的时候宝宝说有点痒,第四天红肿基本消失。根据郑主任的交代,纸尿裤可以穿,不影响,我们还害怕对伤口不利,但是郑主任很肯定,穿了几天,无任何异样。 一周后,我们又见面了,这次走进医院心情格外好,不出意外的又看到了郑主任招牌式的笑容,在查看宝宝伤口后,郑主任放心的告诉我们,可以回家了,宝宝恢复很好。听到郑主任这么说,全家人两年来的阴影终于彻底散去了,妈妈激动的留下了泪水。我们可以回家了。

选择郑伟主任,选择和睦家医疗是我目前为止做的最正确的决定,我们很庆幸带宝宝去了北京,很庆幸遇到了郑主任,是我们一家此生的恩人,是21世纪的白求恩。我把宝宝的隐私写出来是为了让郑教授能帮助到更多的家庭和小朋友,让所有的小朋友都能健康快乐的成长,让每个家庭能真正的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