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郑伟医生,我是一位3岁男孩的父亲,我的孩子于2015年9月24日在幼儿园晚饭时轻微呕吐,同时伴有臭屁,大家都认为孩子有些消化不良。9月25日幼儿园午饭时孩子身体不舒服,带回家后睡了一下午觉。孩子吃完晚饭告诉我们右下腹部疼痛,同时伴有低烧。我们立即前往和睦家医院,于晚上21:00抵达急诊。血常规化验白细胞和C反应蛋白升高,B超影像确认阑尾处有粪石,腹腔内有渗液。急诊全科医生会同外科医生,初步诊断为急性阑尾炎穿孔,并准备急诊手术。

一方面,我是一个有着基本医学常识的人,深知急性阑尾炎穿孔必须尽快手术治疗。我大学室友曾患急性阑尾炎,是我亲自把他送进校医院急诊室,抱上手术台。另一方面,作为孩子的父亲,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所有父母都有的愿望,希望可以给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或者至少是一个完整的身体。同时考虑到孩子只有3岁,手术需要全身麻醉,或多或少存在着一定的麻醉风险。更为关键的是,因为孩子出生后不久曾被诊断为肾脏积水,输尿管左侧2级返流,右侧5级返流,两侧输尿管存在先天畸形。当时医生也建议手术治疗,但是考虑到孩子太小,经过和医生协商,我们进行了半年口服低剂量抗生素保守治疗后,肾脏积水竟然奇迹般地消失了。由于以上因素,我和我太太一直非常纠结,到底要不要手术,要不要赌一把,要不要期待奇迹再一次发生。

在了解到我们的犹豫心情后,郑伟医生一方面向我们明确解释了急性阑尾炎若不及时手术的风险,穿孔后会并发局限性甚至弥漫性腹膜炎,病情发展非常快,严重时死亡率较高。若不紧急手术,则是医疗事故。另一方面,针对我们的侥幸心理,郑伟医生反复强调了先天畸形和后天疾病之间的区别。先天畸形在特定条件下可以获得功能上的部分恢复,而后天疾病则必须及时治疗,否则病情急剧恶化,后果不堪设想。随后,郑伟医生言简意赅的向我们解释了最新的微创腹腔镜手术以及麻醉监护方案,消除了我们对手术刀口和全身麻醉的担心顾虑。最终郑伟医生的谦逊为人、专业技能、耐心随和、执着精神,让我和我太太充分信任了他和他的医疗团队。我的3岁孩子人生第一次被推进了手术室。我永远都忘不了进手术室前,我握着郑伟医生的手说:“我就这一个孩子,他才3岁!”郑伟医生只说了8个字:“一定放心,力争完美!” 8:30孩子推进手术室,10:30郑伟医生走出手术室。郑伟医生向我们展示了一张手术照片,照片上阑尾呈暗红色,局部黑色。毫无疑问,急性阑尾炎病情很严重。此时此刻,我们着实有些后怕,如果当时再不紧急手术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郑伟医生先后求学于澳大利亚、香港、加拿大,并在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香港从事临床工作。正是郑伟医生的国际背景、学术地位、临床经验、志愿经历,最终让我们毫不犹豫的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在某种意义上,这次手术是我们第一次完完全全相信一个陌生人,完完全全把孩子的生命,交付给了一个陌生人。父母的选择,决定着孩子的命运。而父母的选择,则源自于对医生的信任。谢谢郑伟医生,让我们在一个关键时刻,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若干年后,我们无愧于我们的孩子。衷心感谢郑伟医生!